阳朔金融杂志社

2018年4月份银行间资金市场分析

识债笔记2020-09-14 14:30:34

从公共财政收支、公开市场到期、外汇占款、社会库存现金及法定存款准备金五个方面看,4月银行间可用资金合计比2018年3月增多3350亿资金。

 

一、公共财政收支

2015-2017年4月的公共财政支出逐年递增,均增550亿左右,假设2018年4月比2017年5月多500亿,则4月财政支出约14100亿。2015-2017年4月的财政收入年增1100亿,照此推2018年4月财政收入约为17900亿。

2010年以来,4月税收占财政收入比趋势递减,近3年均值在87%,2017年税收占比为86%且处减税大环境,以86%占比推算,2018年4月的税收收入约为15394亿,比2018年3月税收压力增加约为4534亿,即比3月多4534亿税收会在月中上缴到国库。全月看,财政“收-支”约回笼0.38万亿。

表1:2015-2018年4月公共财政收支表


二、公开市场操作

       截止3月31号,2018年4月公开市场到期总量为0.7万亿,3月为0.97万亿,2017年4月到期量是0.77万亿,到期压力比3月小0.27万亿,比2017年4月小740亿。

表2:2018年4月公开市场到期分布

    央行净投放通常作为平抑月中财政收入上缴扰动资金面的工具。其净投放一般在月中进行,其他时间即便进行净投放操作也不连续(2017年1和6月净投放时间提前与呵护春节前资金面及呵护监管冲击下跨季资金面有关)。按照2017年至今的经验,MLF大概率续作,4月OMO到期总量为2500亿,比3月的6800亿小4300亿,央行在OMO市场净回笼的可能性变小,且有可能增加投放以提高对月内短期资金面的调控能力。           

表3:央行公开市场操作



三、外汇占款

2018年至今,美元兑人民币贬值3.4%,特朗普发起的贸易保护很有可能持续推动美元贬值。随人民币升值而来的是国际热钱。央行为抑制汇率过度上升,很可能会加大外汇购买力度,即用较少的人民币投放购买同样多的外汇(反之,在人民币贬值趋势下,为抑制人民币过度贬值,央行可能加大卖出外汇力度,用同样多的外汇换回更多的人民币)。

 图1: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


2017年12月至今,外汇占款见底回升,月增40亿左右。同比增速下滑回到快转正的区间。在海外经济好转趋势依旧,贸易冲突短期冲击不太大,外汇储备转好趋势有持续空间的背景下,外汇占款有机会延续月增趋势。月增幅度或取决于央行抑制汇率的速度。假设与2月相比,3-4月均增50亿,则4月外汇占款有望达到214973.7亿,比3月多50亿以上。

 表4:外汇占款及月增


           图2:外汇占款及其增速

 

四、库存现金

       2015-2017年4月社会库存现金年增量分别是:2605亿、3328亿、3978亿,年均增3304亿,年增量的均增加量是687亿(2016-2017年分别为723亿、649亿)。2017年4月社会库存现金为7.44万亿,推2018年4月的社会现金量为7.84万亿,前推2018年3月社会库存约为7.87万亿。4月比3月少300亿。

图3:2010-2018年4月社会现金

     图4:2014-2018年各月社会现金


 

五、法定存款准备金

最近一次存款准备金考核制度改革发生于2015年9月11日。央行宣布自2015年9月15日起将存款准备金考核由现行的时点法改为平均法考核。即考核期内,金融机构按法人存入的存款准备金日终余额算术平均值与准备金考核基数之比,不得低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维持期允许有不超1%的透支。考核按旬:当旬第五日至下旬第四日每日营业终了时,各行按统一法人存入的准备金存款余额,与上旬末该行全行一般存款余额之比必须达到央行所规定的标注。这导致每月5日、15日、25日(若遇节假日则顺延至下一工作日),各家银行需要根据上旬末一般性存款余额较上上旬的变动进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的缴纳、或者获得央行的退款。

由于商业银行体系存款的明细科目、高频数据难以获得、且不同银行的法定准备金率不同,很难精确分析月内准备金缴纳数据。经验上,第一和第二季末月份表内新增人民币存款量较上月末通常会大增,而季初月份表内新增人民币存款量较上季末通常会有所下降。第三季末由于国庆长假、第四季末由于春节因素的取现及再存款因素有所弱化。2012-2017年,3月新增人民币存款均值为2.86万亿,4月为0.12万亿,以此推2018年4月法定存款准备金比3月少缴纳0.41-0.44万亿(分别按15-16%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算)。

图5:2013-2018年各月新增人民币存款


具体操作上,商业银行控制超储率行为会加剧资金波动。其规律通常为:在资金宽松期间留1%左右的超储,在资金紧张期间留2%左右的超储。

 

六、资金利率

具体的资金利率水平决定于资金供需双方,且交易所资金有部分替代作用,但二者难以精确测量。资金利率波动规律结合当月银行间可用资金与上月增减量及经验,大致可判断资金利率水平。

资金利率波动规律如表6-7所示。有;1)月末资金利率最高;2)以缴税为主的财政收入上缴,在月中对资金的冲击影响边际弱化;3)月末跨月资金利率高,月末利率低、缴税期长端利率都高,隔夜利率税期后下滑快,7D及上利率略下即企稳。

表5:2016年10月至今各周利率水平

表6:2016年10月至今特殊时点利率水平


此外,4月银行间可用资金合计比2018年3月增多3350亿资金,且跨月指标考核压力低于跨季,4月资金面有望比3月更宽松。考虑到3月公开市场操作抬升5bp的基础上,7天月均加权3.3%,4月7D月均加权可能在3.1%-3.2%,具体利率高低取决于央行的投放节奏和投放量。

 

七、小结

综上,与2018年3月相比,2018年4月社会现金将减少300亿,财政“收-支”净回笼约0.38万亿,外汇占款释放50亿,公开市场操作压力减少0.27万亿(央行维持甚至增加投放概率大),法定存款准备金释放0.41万亿,4月银行间可用资金合计比2018年3月增多3350亿资金。各影响要素在时间上的展开将决定4月资金的具体走势。

    表7:2018年4月资金面变化预期













 


Copyright © 阳朔金融杂志社@2017